《我的姐姐》票房破5亿背后:卖房弃弟太假更惨的例子在热搜上

由张子枫主演的电影《我的姐姐》上映7天票房正式破五亿,不出意外将是清明小假期票房冠军,对一部没有大场面的剧情电影来说,这样的成绩相当不错,也是得益于电影主题的高话题性。

重男轻女、一胎与二胎关系、姐姐对弟弟抚养义务……从《我的姐姐》上映以来相关讨论就没停过,而从《姐姐》评分下跌这一点看,观众对电影表达出来的情绪和导向并不满意。

在电影中六岁的弟弟仿佛天生恶魔,一开始把他设定成熊孩子就足够刻板了,后续小小年纪就会道德绑架,一秒从熊孩子变成小天使,学会用妈妈的话来击溃姐姐心理防线,也是因为这个前提导致最后的结局让人不适,用因为爱来掩盖一切无解的矛盾,是世界上最不讲道理的事。

还有隐藏延伸送养收养的问题,一样无解,你收养个孩子,亲生姐姐半夜带着弟弟跑了,养父母做错了什么?

这时候还会有律师出来批判姐姐,说姐姐对弟弟有法定义务,大概率是针对所谓天涯论坛发帖原型,那个选择弃养弟弟把父母房子卖了的姐姐,实际上那个帖子本身有很多漏洞,写手使用的是公共账号,虚构的味道很是浓厚。

很多人只看到帖子卖房子忽视了房子产权的问题,原帖作者巧妙设定了一个家里把房子转到自己名下的前提,这也是她最后成功脱身的关键。

这也是所谓原型中最假的一点,建议各位有弟弟的女孩子们回去试试,要求家里把房子转到自己名下,承诺自己不会任意处置可以去签协议公证,只是想要个保障,毕竟花钱贴儿子最后找女儿养老的例子太多了,看看有几个能成功的?

事实上真正现实版的《我的姐姐》正在热搜之上,父母离异了的小刘要独自照顾三个弟妹,年仅20岁实在撑不住了想要放弃生命,被救回拉开袖子胳膊上是累累伤疤,至今精神不稳。

曹保平导演在《姐姐》首映礼上说:“感觉作为男性看这部电影有原罪”,原罪本是一个小众用词,可以延伸为不以任何人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实,大多是负面的。

《姐姐》中涉及的原罪不止男性原罪,还有父母原罪,展现原罪的最好方式就是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男人或父母,无意中抢占或伤害了女性及子女资源,且就算他们意识到这一点,却也改变不了本质。

而《我的姐姐》里却只塑造各种劣质男性,极端反面父母,反而留下话柄,甚至会让观众错误产生错觉,误导某些和女主同样处境的女生,他们也许会想我身边的男的没有这么糟糕,电影中是极端现象,现实生活没这么糟糕,我父母挺好的,没有被重男轻女,从而失去反抗之心。

漏洞百出的原帖至少能掀起思考和讨论,《我的姐姐》就像迪士尼拍出来的《灰姑娘》,大家更记得灰姑娘有神仙教母,王子公主在一起这些美好的事,有多少人看了《灰姑娘》之后会反省说不要轻易二婚?

《我的姐姐》在重男轻女题材上玩端水,根本就是给女性插刀,最后也希望大家不要只看到卖房弃弟这样的故事,也看看被逼抚养三弟妹无奈想要放弃自己生命的姐姐们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